Hoata.

It's not a healing songgg.
这并非治愈之歌

It's a cold love truth
而是真理般冰冷的爱恋

It's a storm you fear
而是你畏惧的狂风暴雨

My wicked fantasies
我邪恶的念想

[米露]半掩

、意识流,短
、马上就要分手的二人,只是需要个契机
、其实仔细想想这两个人一开始就害怕对方腻烦,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谈恋爱,也是很甜的。
、感觉有点ooc,使用愉快。

沙发上倾泻而下的酒水一滴滴顺着靠垫的流苏摇摇欲坠,秋末的干燥气息在房间里肆意窜流。我倒在沙发上,双手掩面,懒得去关窗户。

电话响了,我撇了一眼。不是伊万的,于是毫不犹豫地把它挂掉。我想他,像个混蛋那样想他。

已经半个月了,我颓废的模样没有被救回来一点。他只是跟我闹翻了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而且这家伙昨天才跟我通过电话呢。振作起来吧,阿尔弗雷德——

什么的都是扯淡。

想到这我抬手摔掉了一个玻璃杯。碎片上的白熊是他给我贴的。我后悔了,又一次后悔了。时间总令我陷入失真的痛苦煎熬。拿起一片玻璃划向自己的手腕,刺痛在眼角挤出泪滴。伊万身上的伤会不会疼呢。伊万脖子上的伤会不会疼呢,他此时此刻被我伤害后会不会在深夜辗转呢。

脑海里四面八方都是他森林晨雾般难琢磨的沙哑声音,似乎没有疼的字眼。只有“习惯”之类敷衍而过的、轻描淡写的辞藻。确实,我总在伤害他。他背上的伤疤,胸口的刀痕,大腿的裂口。都是我干的,以前我还总能变态地感到自豪,现在可是一点也得不到安慰。说不定他那天脾气一犟看到这些就干脆和我分了呢。

分了就分了呗。

分你妈的分,呸。

身体总算是发挥一点点机能了——我爬起来穿好衣服。给伊万打了个电话,约他十一点半出一次门。

简直像个基佬,打电话约人,还是在半夜。但是我能保证这个时间点对他来讲只是夜生活刚刚开始。

我拉开抽屉戴上了曾经一起去挑的戒指,喷了他喜欢的香水。鬼知道我他妈要干什么。伊万已经连续一周没让我碰了,这个工作狂。我出声骂道。

何止是没让我碰,不再那样自然地对着我笑,不再对我说晚安,不再朝我放肆地大喊……

他看我的眼神,就像看个箱子茶壶钟表,确定指针还在转或者别的什么玩意一样。

我不敢往下想了。

“……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你说。”伊万最后在电话那头说到。

老地方,他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坐在长椅上。那时他在喂鸽子,扑棱着翻飞的羽毛落在他的发梢。我没忍住追了上去替他吹掉,可恶的身高差,我至今忘不了那尴尬的感觉——

“阿尔弗雷德,你来了。”

我的心脏一颤,思绪一砖一瓦往下滚落。如果是以往,“这样生硬的开场白,你是在面试吗?”必定脱口而出。可这次我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笑容,拉起他的手说:

“我们去那边吧,伊凡。”

他刚刚没有叫我阿尔弗或者琼斯,他叫了我阿尔弗雷德。

阿尔弗雷德,阿尔弗雷德。

“一听就是个烂大街的美国佬的名字。”

这是伊万给的评价,当然,我也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“中国人说俄国人名长成火车真是不错,我感觉我舌头都要打结了。”

你还记得吗,伊万?

我很想这样问他。可我看到他路过我们第一次接吻前的喷泉时的淡漠,只想把嘴巴安个拉链封死。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我的声音小的他根本听不到。

“我说,”转过身,喷泉再次升起喷射的弧度,“我们分手吧,伊万。”

“我腻了。”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表情。喷泉弥留的水雾令我们看不清彼此。

“行吧。阿尔弗,可你得给我个理由。”

他愿意叫我阿尔弗了。

“理由很简单,我腻了。”我把插在兜里的手伸出来比划,“我腻烦你的脾气了。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你的任性和无理取闹,我都受够了。”

我看见他在沉默当中露出一个小心翼翼的笑。欲言又止的表情跟我做错事之后他无奈的模样如出一辙。可是却不应该是用在这里的。

“你也肯定不喜欢我吧。从我的莽撞大意暴露出来的一开始,对我冷嘲热讽开始无言以对的时候,你就厌烦我了吧。”

镜片被打湿,我的眼睛被伊万映上灯光的白皙皮肤给刺痛。远处回荡着钟声,深夜十二点整,刚好是我们第一次向对方表白的时候。

“不…阿尔弗。你要知道……”他靠近了我,嘴边冒出白气。

我想你可以拥抱我。

“哈哈…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用了,伊凡。不是吗?We are over.”

笑声一出,我的身子随风瑟瑟发抖,转过身去,脱离喷泉周围的水雾,不知道该去该留。

就这样吧。

我一路跑回了公寓。

这样就好,在他想与我说分手之前抢先一步,就是我赢了。

可是我一点也不开心,我失去了我心爱的伊万,我是个loser。

经过一晚上的失眠,我的手机一次也没响。我把它拿过来,想扔出去又没扔。凌晨四点,外面的雾气丝毫没有减弱。我倒在沙发上,双手掩面,懒得去关窗户。

FIN.

评论(2)
热度(24)
  1. 米口才子Hoata.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赞美。。【】

© Hoata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