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ata.

It's not a healing songgg.
这并非治愈之歌

It's a cold love truth
而是真理般冰冷的爱恋

It's a storm you fear
而是你畏惧的狂风暴雨

My wicked fantasies
我邪恶的念想

我被绑在刑椅上,野兽伸出巨大的手将我包裹,收紧。膨胀的皮肤和无所去处的血液在瞬间膨胀。眼前充斥着血红,一下子爆炸成一片血雨。

噩梦。

我坐起身来,一滴液体悄无声息地滴下,小兽般舔过手背。我松了松握紧被单的拳头,簌簌的布料声随着楼前马路上远行的车子被夜的噪音清扫而去。

“睡不着吗?”

她死人那样僵硬在我身边,只有头偏着——偏向窗外的月亮。脸庞被月光分成两半,清晰明亮的那一部分没有表情。

“我以前……很喜欢拉开窗帘看着月亮睡觉。”嗓音明显还拿捏不稳,她不知道怎么调整,我们讨厌噪声,可清嗓子的分贝在这个烦躁的夜里根本占不了一席之地。

“那时候还可以舒服地等待柔和的光带来睡意。”

她好像还要说些什么,半张着嘴,在沉闷的空气里悬空了好久。

我侧身下去,抿住双唇贴上她的唇瓣。她的眉毛皱起来。现在热的很,她肯定不想我靠近她。

我伸手压住她挡过来的手臂,手心向上滑到她的指端握紧。闭上眼,我没有润湿的干燥唇瓣便再次贴上去,仔细吮吸。指甲挑起她的几缕发丝——明明她还在朝气蓬勃的时间段,却留着和心性不相符,显得她温文尔雅的长发,而我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感情,乖戾的短发还在我眉间一点傲然地跳动着。

我走神了,眼睛无意识地睁开,将视线涣散地撒在她的脸上。她不满我毫无爱意和欲望的神色,抓住我压下她的胳膊的腕部,翻身压在了我身上。

“你可以……”

她俯下身亲吻我的脖颈和胸脯,我鼻子一酸,猛地一扭头,在她的变本加厉下小声地说:

“我是说如果。你可以和我殉情吗。”

她停止动作,良久撑起双臂起身看着我,直到一大颗一大颗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打在我脸上。

“对,对不起啊。”我在她伸手擦起眼泪的间隙抱过她的头拥在胸前,笨拙地安慰着。她在我肩头哭起来。

“你为什么没有睡着呢?”她抽搐的肩膀稳定下来,我随口问她。

“刚搬到这里的时候,我觉得肯定没法接受这样吵闹的地方。”她抬头小幅度摇晃着,“今晚我在想,第一次在这里留宿的你会有什么感觉……”

是我没有想到的回答。

她伸手挽起长发,红肿的眼角隐约成了一层艳妆。

“就好像你第一次见到我后,一定不觉得能够和我这个无聊的家伙在一起。”

她在白光下冲我一笑,心脏悸动了两下。

我吞咽着,嘴唇还留着刚刚她悄然舔过的触感:“和一定活不到明天的感觉一样啊 ……”

她满意地从我身上下来,轻轻说:“正是如此。”

隔壁的空调停止了运作,只有鸟儿咂嘴的声音和她的鼾声。我翻身进入白色的光影,一片云彩飘过,我在缓慢的黑暗中睡着了。

FIN.

评论
热度(7)

© Hoata. | Powered by LOFTER